保护投资者源自文化拿督斯里达祖丁

浏览:109时间:2020-06-18

电影《华尔街》里的角色戈登盖科说,“贪婪是好事”。这句话代表了当时的文化,可能也激励了不少人。

此后,一直来到泡沫破裂并引发不少危机,我们看到全球各地的监管机构制定更为严格的条例。在这里存在的争议,就是发达市场制定规范——即使他们觉得不好,仍要其他国家遵循。


这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里非常盛行,导致强行实施不适合当地的建议或措施。

简而言之,当时的政策制定者是根据恐惧而做出反应,在市场上祭出条例并期望遵守以挽救理智。

如今我们都知道,这种做法不太有效。

为什幺会这样?有一个字可以解释,就是“文化”。简单定义,文化是一套广泛或根深蒂固信仰而引申出来的共同行为。

它的力量非常强大,因为超越理性思维,而倾向于情感。祭出条例将引发任何人的反动。


不过,反动主要是来自既定的信念——它或许成为试图避开条例的基本原因。

要保护投资者,并非制定更为严格的条例。对于在前线的监管机构来说,要让非常多样化的业者,内化一套行为准则,需要的还不只这些。

参与者需要相信——他们要看到行之有效,让社会广为接受。用经济学术语来说,在供应之前,必须先看到需求。

我们以身作则,迈向三大目标——企业监管、董事部效能、投资者教育。

这就是我们专注的三大领域,以便激起火花。

文化是可以教导的,就像社会运动——一旦往正确的方向迈进,就会像滚雪球一样吸引更多信徒。

这些努力结合起来,完全是为了建立信任与能力。

信任是任何企业的珍贵资产,它在整个组织流动,创造更高的效率及鼓励有成效的生产行为。

信任能够通过有活力的资讯供应与需求来创立。我们要确保企业提供资讯——必须是及时、开放与透明的。

我们引导董事部迈向前,以便支援企业的产能与本领,同时,透过教育投资者评估投资的重要性,借此促进对资讯的需求。

保护投资者源自文化拿督斯里达祖丁

企业监管建立信任

企业监管也一样能够建立信任,透过谨慎选择塑造文化的道德准则。我们当然认可市场的独特需求,因此也采纳不同的方式。

对于100大上市公司,我们专注提升披露与实践水平,至于中小型上市公司,我们致力协助他们增强风险管理、内部控制、效率以及审计委员会。

这个过程可能会导致管理层更迭,在采取新颖及固定的模式并成为永续之前,需要持续地磨合。

当我们具备更宽广及前瞻的眼光时,将对市场有利。

例如,透过提高整体市场元素的素质,也能够起到保护投资者的作用,而这是透过协助建立更高效的企业来达成。

制定必须的实践守则,推动它们迈步向前,就能够协助建立更好的市场。

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推动永续报告准则。

它的主旨是让永续的真正价值注入企业与投资者的文化里。透过些许帮助,它们就能够看到在开拓新商机与改善品牌形象方面,永续将如何推动营运效率及发展竞争优势。

一切从思维开始

为什幺我们认为有必要比单单制定条规做得更多,并透过文化来推动进步?就如我们在过去所看到的,我们不可能管制已经存在的东西。

在过去,管制条例通常都是针对症状。然而,它往往只会激怒现有的文化——它的力量远远大于任何条例。

增强保护的最好方式,是建立有目标、有诱因及有奖励的文化,而这种文化必须符合能够带来更伟大的经济愿景。

这不是利他主义,纯粹是经济逻辑的前因后果。当企业能够超越自身利益,并向更强的对手看齐甚至是发起竞争,它们就会发展出自足的能力以维持生存与盈利。

如果这些企业占市场的多数,就会达到保护投资者的目的。他们拥有更多的选择,凭着适当的教育,他们变得更有能力与自信,并成为整体生态系统的游资推动者。

了解文化与监管之间的链接,需要更广阔与勇敢的眼光,同时也可带来更好的局面。

长远来说,是让全国看到集体责任推动的经济开放所带来的好处——一个所有人受鼓励塑造正向文化而不是期望政策制定者推动向前的地方。

在大马交易所,我们也在建立自己的文化。最明显的就是对于改变越来越开放,推动对自身组成成分与周边区域的深刻了解,并绝对专注于发现机会与价值。

这些细微之处能够创造力量及正向的市场文化。具备发达市场的思维是非常重要的——就如文字所示,一切从思维开始。从这里,就如所有强大的文化一样,成为我们永远支持及高举的火焰。

拿督斯里达祖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