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青年大志向一手绝技承先启后

浏览:419时间:2020-05-22

戴副八角细框眼镜,鲑鱼色衬衫妥当扎进浅色卡其裤里,带着时髦书生气的郭建甫,并非另一个时下文青,他从幼时就陪曾祖母看京剧,国中自发性加入布袋戏社团,高中拜师李天禄长子陈锡煌(编按:李天禄入赘陈姓一家,依约长子必须姓陈)。

才二十七岁的他,从刻绘戏偶、为偶绣花缝衣,到操演、编剧、拉琴、彙整庞杂口述历史……等等环节,无所不包,是布袋戏复兴运动中,不可或缺的年轻力量。           

十多岁时在学校社团学操作布袋戏偶,但自幼学习西洋美术,心灵手巧的郭建甫,最想学的其实是製作,也曾试着自己动手为角色缝製衣服。高中时,他向大师陈锡煌表达心中想法,却被反问,没学会最根本的操偶,做出来的戏偶怎能实用?被调正过心态后,这才准了磕头拜师,正式走入掌中戏世界。

传统羽翼下的新古典

一般认为,传统是固定不变地承袭,但对郭建甫而言,所谓「传统布袋戏」,其实也一直在改变中。音乐部分从南、北管,到加入京剧锣鼓;以前坐着表演,后来为了演师方便,改成站着演,并加入麦克风与灯光照明,早已不符合百分之百的传统,「所以在我的认知里,它是一个新的古典。」

如考古一般,郭建甫不断爬梳脉络,苦寻传统真义,甚或适切赋予其新意,「在我的观念里,传统就是舞台上任何东西,包含图案、配色,所有显露出来的,一定有其意义存在。」例如传统布袋戏的舞台——彩楼,是华丽的木雕中式建筑,但演出方式写意,舞台上面并没有实际布景,全凭想像力搬演。

于是,在演出《古韵新传》时,他就思考,「这座舞台如果无法呼应剧情,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便找了一张老桌子取代彩楼,偶师扮演说书人,直接在案桌上演出,「透过这样的连结,为这个案桌找到存在的理由。」

传统郭建甫布袋戏舞台彩楼京剧锡煌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