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技巧:章法的五个处理方法

浏览:623时间:2020-06-16

书法创作当先从主体(正文的文字内容)入手,主位既定,宾从就可以围绕主体生髮,或藏或露,或即或离,目的总在丰富其空间,充实其层次,烘托得主体形象愈见突出愈完美。书法作品的文字内容,从艺术的角度来看不是书艺作品最重要的方面,但写什幺内容需要作者认真选择,作品之内容有时能说明作者的思想感情、修养水平。

内容佳就给作品增加了一层意趣,文情并茂,千古如新。传世的古代法书如:王羲之的《兰亭序》、苏轼的《赤壁赋》等。这些文字在文学上已是不朽之作,况又是出自一流书家自撰自书,那怎幺不珍如拱璧呢?对书家来讲能自撰诗文是一个重要的能力,不可忽视。

从书法作品的文字内容来讲,可以分为五类:即古代诗歌、文言文、新诗、白话文、「小数字」等。另外在文字内容的选择时,最好要与其书体风格相协调,体现意境。若「小数字」的「虎」、「龙」为主者,宜将「虎」、「龙」之说明为宾。总之,一幅之中必须有主有宾,齿序分明,才能集中丰富,统一而有变化。

书法技巧:章法的五个处理方法

二、掌均变之衡

端庄持重,为人之一美,也是作品之一美。如果一味求奇,失去安详稳定,就会使人感到不适,所以书法之章法不可以不求平衡。然寻常之平易得,艺术之衡难求。只有在机变中寻求平衡,在不平衡当中求出平衡,才是构成美感,所以书法的章法,先须求变,而后求均;先须求奇,而后求稳,才能化腐朽为神奇,将寻常的现象转换成艺术审美形象。

如小篆一般均横竖成行,行距大于字距,也可以打成方格。其行气中线总是在一个垂直线上。隶书在章法上特殊之处是,隶书因字取横势,故字距大于行距,其行气似乎改为横向的了。若将隶书的章法改行距大于字距就零落不堪了。楷书一般横竖成行,行距大于字距,或距离相近,有时可打成方格。

也有将行距加宽,各行字与字横向不对行,小楷中颇多。楷书因字方形,不要写成字与字大小一样,否则就显得枯燥少味,要正而不呆。行书只要求竖成行,可用乌丝栏形式,写行书决不会打方格来写。

书法技巧:章法的五个处理方法

三、懂疏密聚散如同音乐的紧锣密鼓,通常是伴随乐章的高潮出现一样,书法线条的聚密之处,也常常就是作品的主体所在。有疏有密,见聚见散,作品便主次分明,藏露互见。只是要把握分寸,顺理成章,不可十分悬殊,否则不是勉强拥挤,就是零落散漫,密处不可雍塞,要小有漏透,极密处隙光一线,便是灵穴来风,可着通体生凉,又如人在深潭,一管透气,则吸咏裕如。

所以「密叶间疏枝」,对书法一说,正是经验之谈。而疏散处亦不可全疏(对草书而言),「大疏间小密」,疏散之下,也要有某些比较集中的地方。这样就相互接引,彼此呼应。既有集中,又有变化。前人说「疏可跑马,密不容针」,那是极而言之,有点夸张,不可呆解。

书法技巧:章法的五个处理方法

四、驭圆缺参差这仍是对比之下生出的美感,一件作品,大而言之,在整体布置上应有圆有缺,有参差错落。似行草的乱石铺路,皆应避免出现整齐的平行线或机械圆弧状,当然也不要有物必求差缺,以免不是呆板便是零残。参差之间,也要求变,大参小不能等同。有时要在整体中求参差,有时又当于参差中求整体。小而言之,在具体形象上,同样要得圆缺参差之致,才能耐玩耐品。

书法技巧:章法的五个处理方法

五、识空白之义关于书法整体的章法布白,有两条清人书论确是点中了要害:「匡廊之白,手布均齐;散乱之白,眼布均称」(《书筏》)。「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当黑,奇趣乃出」(《艺舟双楫?邓石如传》)。章法布白之奥妙,就在于「计白当黑」,即书写点画线条时不单考虑线条的颜色,实际上黑线条在白纸上,就产生了黑白的分割,黑多则白少,黑少则白多,其效果是不一样的。另外就是要追求布白之变化:疏密、斜正、曲直、方圆。

如果说,上面所言,还只算是作品内涵方面的意义的话,那幺,可以毫无夸张地说,它在可视形象上的作用,也处于同等重要的地位,因为它不仅关係着画面的疏密,关係着画面的灵透、清空之美,并可通过空白的情状,反证出内容的布置穿插是否舒适合理。如果空白的形状出现机械规整的情景,如整齐的方形、圆形、菱形、三角形等等,那就证明物象的外沿集结线太过规範;

如果发现空白的块面分布有等同的情况,就说明物象的疏密安排可能有分布平均的地方,这些都是章法布白所忌,应该进行调整,也是前人说的「知白守黑」。